物流公司之间几千元的债务 却扣压了货主价值几万元的奶粉

中国社会有句老话,叫做冤有头,债有主,谁欠你钱你去找谁,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可是河南郑州新密市的张先生却莫名其妙地卷入了别人的债务纠纷,自己的货成为了别人谈判桌上的筹码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

张先生告诉记者,自己是做奶粉批发生意的,五一期间公司做活动,发了120多箱奶粉到新乡,可是货物发出后第二天,新乡那边的客户却告诉他,只收到了106件货,这可让张先生感到疑惑,于是立刻联系负责承运的物流公司:长运物流。 张先生说自己一直都是用这家物流发货的,之前没有出现过问题。可是这次当他找到物流公司负责人之后,对方的回应让他有些无法接受。

张先生从长途物流负责人那里得知,他的货物被物流园的另一个物流扣押,因为长途物流公司和另一个物流公司之间存在债务纠纷,因为长途物流负责人总是不想卖给对方,所以对方扣押了长途物流的一部分,正好是张先生的奶粉。 虽然奶粉的下落很清楚的,但张先生多次与长云物流和物流公司扣留他们的奶粉,对方总是不想退还奶粉,坚持长期物流先卖掉,然后再归还张先生的奶粉。更令人感到奇葩的是,据张先生介绍,两家物流公司的账目纠纷仅仅几千块钱,可是他20箱奶粉的价值足有七八万。

为了让对方归还被扣押的奶粉,张先生甚至向警方报告,但当警方了解此事时,虽然有责任作出决定,但没有强迫后勤公司扣押奶粉归还。在绝望中,张先生只能联系媒体,希望媒体的干预能帮助他们收回自己的商品。 掌握状况后,记者将恶性事件三方联络起來。王先生说,他不应该卷进大家2个家中中间的经济纠纷,而收走奶粉的后勤管理主管说他也迫不得已无奈。从去年10月开始,远程物流一直不愿与他们核对并找到撤离的理由。不得不强迫,刚刚从下一版扣押了长途物流运输的一些货物。

此外,据负责人称,在收缴货物之前,他与负责长途物流的人员联系,希望他能够出售账户,但仍未得到准确答复,此前后勤公园的安保人员和工作人员目睹了长途物流货物的收缴。所以,如果老张受到责备,就会因为长途物流,他们的主张充满无能。

然而,记者的干预确实产生了积极的影响。会见记者后,常云物流经理立即表示,他想与物流公司核对扣押的奶粉,无论他们有何困难都会结清账目。听到张先生的嘴后,对方也不再纠缠,将张先生的奶粉直接送回。

出乎意料的是,那个扮演老流氓角色的远程物流负责人,似乎在这个时候完全被升华了,主动向张先生道歉,并发誓如果奶粉因为被关押的时间长,他将负责。此时,闹剧终于结束了。

相关新闻

山东的冷链物流的现状有哪些呢?

 什么是冷链物流?它指的冷藏冷冻类食品在生产、贮藏运输、销售,到消费前的各个环节中始终处于规定的低温环境下,以

650 查看详细

物流专线在当今的物流环境中有哪些发展前景?

 专线物流又叫做货运专线,指物流公司用自己的货车、专车或者航空资源,运送货物至其专线目的地。一般在目的地有自己

450 查看详细

疫情的“解冻” 格尔木昆仑物流园重现昔日忙碌的景象

 为了保障青、藏、甘、新四省区域公路物流的运输任务,作为格尔木国家公路运输枢纽中三大物流园之一的格尔木昆仑物流

290 查看详细

如何提高我国物流业务附加值与物流组织管理水平?

 综观我国的物流业,服务体系建设滞后,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为20%左右,与发达国家相比相差近一倍,保管费用过

230 查看详细
关闭
关闭
关闭
right